点击关闭

化石团队-本次研究确认的绝大部分恐龙足迹分布在承德避暑山庄

  • 时间:

【浙江卫视道歉】

中國東北部的燕遼生物群和熱河生物群以帶毛的恐龍、原始的哺乳類動物和被子植物為代表,兩個生物群分別距今約1.67億年和1.35億年,他們之間存在巨大的脊椎動物化石記錄空白。從燕遼生物群到熱河生物群,這一漫長的變化記錄在被稱為土城子組的較厚地層中。土城子組發現過大量的恐龍足跡,包括朝陽龍、宣化角龍和腕龍類的骨骼化石,這也是對動物群演變過程的重要補充。

經過詳細的考察,邢立達認為該區至少保存了四種類型的恐龍足跡。

邢立達介紹,從避暑山莊地面的大量無脊椎動物遺跡來看,距今1.5億年前的世界應該是一片較為平靜的淺水湖畔,有著平坦的沙地,這也是各種小蟲與恐龍能留下足跡的先決條件。

2007年開始,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邢立達團隊陸續對麻地溝、避暑山莊、須彌福壽之廟和普陀宗成廟(小佈達拉宮)等地的大量恐龍足跡化石進行了詳細的研究,不僅豐富了中國恐龍足跡化石記錄,同時也為承德侏羅紀最晚期的恐龍活動進一步提供了有力的證據。

在本次研究公佈之前,承德地區的土城子組中就有恐龍足跡的發現記錄。1992年,哈佛大學生態學家福曼和北京大學地理系主任黃潤華在承德避暑山莊的熱河泉東側和東南側的厚板上發現了超過20個恐龍和鳥類腳印。而後,在須彌福壽廟正門和牌樓的厚板上發現了超過40個長度在6釐米到20釐米之間的恐龍和鳥類腳印。同年,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郭建崴和尤海魯對承德地區進行了調查並且在熱河泉附近的鋪路石板錶面上發現了單個的足跡化石。而後,該區域發現恐龍足跡的新聞就經常在媒體上出現。2006年,馬丁·洛克利教授和其他學者也曾介紹了該地區發現的一塊厚石板上的四個鳥類足跡,並將其歸入水生鳥足跡。

一是恐爪龍類足跡,產於麻地溝足跡點,平均長度為8.7釐米,足跡具有兩趾印痕(第Ⅲ趾和第Ⅳ趾)和圓形腳跟,這種形態表明瞭其與恐爪龍類的親緣關係,被歸入伶盜龍足跡。

三是韓國鳥足跡,分佈於麻地溝足跡點。該足跡點保存了至少四條連續的三趾行跡。這些足跡最大長度為3.4釐米,最小長度為2.5釐米,最大長度為4.6釐米。從形態上看,這些鳥類足跡被歸為韓國鳥足跡類型。

據悉,該研究由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邢立達副教授領銜,美國科羅拉多大學(丹佛)足跡博物館館長馬丁·洛克利教授、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安東尼·羅米里奧博共同研究,論文發表在國際知名古生物學期刊《白堊紀研究》上。

邢立達說,通過這次考察,發現了一個多元化的土城子恐龍動物群。該動物群顯然是由蜥臀目(包括獸腳類和蜥腳類)組成,其中又以獸腳類、鳥類占絕大多數的。承德地區這些豐富的足跡記錄表明,華北的恐龍演化記錄基本上是連續的,從燕遼生物群開始,到土城子足跡動物群,再到熱河生物群。

二是實雷龍足跡和蹺腳龍足跡,分佈在承德各個足跡點,這些三趾足跡至少有140個足跡,其中130個是完整的足跡。這些足跡平均長13.4釐米,長度在4.1釐米到23.4釐米之間變化。這些足跡分為兩個類型:形態類型A,中趾比較短,屬於獸腳類恐龍足跡中的實雷龍足跡;形態類型B,中趾比較長,歸屬於蹺腳龍足跡。這些足跡屬於兩足行走的中小型肉食性獸腳類恐龍所留,由於沉積物比較柔軟潮濕,因此腳墊不是很清楚,末端的爪痕明顯,功能趾為第二、三、四趾,只有極個別足跡留下拇趾跡。

日前,記者從承德市文物局和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共同召開的“避暑山莊恐龍足跡研究取得重大成果”新聞發佈會上獲悉,由中國地質大學邢立達副教授領銜的研究團隊完成了河北承德地區的恐龍足跡研究。這些恐龍足跡數量大,保存良好,對研究恐龍的演化有重要價值,並對進一步探索恐龍行為習性、生活環境及研究該地區古環境及其地質時期氣候變化等具有重要意義。據介紹,本次研究確認的絕大部分恐龍足跡分佈在承德避暑山莊,也是世界罕見的古生物遺跡化石與人文歷史相結合的案例。

四是可能的雷龍足跡。避暑山莊足跡點產生了一些橢圓形的痕跡,長28.9釐米,寬22.6釐米。在形態上類似於蜥腳類動物的後足跡,例如白堊紀最出名的蜥腳類動物足跡——雷龍足跡。但是,由於保存較差,沒有行跡,目前還不能完全確認。

然而,除了這四個鳥類足跡之外,承德地區的恐龍足跡幾乎是一片空白。

承德市文物局調研員周餘良說,承德市文物局和邢立達教授團隊下一步就恐龍足跡的保護與利用將進行討論,以此項工作促進承德旅游業與科學普及的發展與落地,以文旅融合激活寶貴遺產的活力,使避暑山莊更好地滿足游客的多樣化需求。(耿建擴 陳元秋)

邢立達團隊重點考察了產出鋪路石板的麻地溝足跡點,該足跡點海拔約800米,西坡和北坡均有民居分佈,這些建築不少都是由當地的石頭搭建而成。80年代初,承德避暑山莊和八座周圍寺廟的修建都採用了這些地區的石板。目前在麻地溝遺留的足跡已經不多,而大量的足跡是保存在避暑山莊的地面上。